第五百五十二章孟天正欲涅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树虽然向他保证没有多大的问题,但他的心底仍然有些顾忌,不敢随意的在这方天地中传播种种独特的法。

    他将吞天食地中的精髓配合吞天魔功中吞噬他人本源的心法告知孟天正,让孟天正这样的顶尖高手都沉思。

    “化人本源为己用,聚天地万灵的本源为一体,成为那至强的体质,而后化为混沌,抹去一切印记,实现终极一跃,这样的功法当真惊世骇俗,可惜不能得见全篇,让人遗憾。”

    说到这里孟天正有些惋惜,若是能够将吞天魔功之中的心法传遍边关,绝对能够让帝关之中诞生无数的强者。

    而且九天十地之中的大道有缺,修行不能够真正的圆满,通过这门独特的天功掠夺异域那边生灵的本源能够让自身再上一层楼,真正让边关这边的同阶不逊于异域的生灵。

    “未来绝对要培育出一位能够以身为种的弟子,让他继承我的一切,让九天十地后继有人。”

    张亮和孟天正谈了很多,这尊一直坐镇在边关的无敌高手有了去边关外的欲望,他要掠夺战场之上无尽的气血,吞食异域无数生命的本源,真正的来一次涅槃。

    他想要在不久之后尝试登仙,异域连日来的异常举动已经让他觉察到了不安,九天十地的和平已经不能维持多久,天渊到底能够维持多少时间?谁心中也没有底。

    孟天正低调起来,张亮用七十二变变换容貌,几次走出边关,可惜再也没有之前那般好的状况。

    异域的至尊没有弱者,都是最为强大的至尊,绝对跨入了大帝那样的层次,强大到了极点。

    同时任何一尊至尊都不会相距太远,他没有出手的机会。

    在这片没有天劫的天地,他第一次能够凭借天劫击杀异域的无敌至尊,因为这方世界的人普遍对天雷的抵抗力不高。

    一来既没有达到境界的巅峰,有引来天劫的能力;二来异域也不会给他第二次这样的机会。

    仅仅三日九天十地和异域之中的至尊就对峙了十一次,频率之高,远远超过以往的次数。

    战场之上有了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甚至于在第七日的时候,异域之中带来了不朽的法旨,召唤出安澜、俞陀的两滴鲜血,形成化身没入天渊之中。

    两尊不朽之王和天渊讲因果,宏大的天音传遍整片战场,让帝关之中无数人忧心。

    孟天正在当天发狂,手持铁血大弓一人斩杀四位异域的至尊,在战场之上谱写了不朽的神话。

    血的箭矢无坚不摧,没有任何一人能够抵挡,帝关之中原本低迷的士气一下变得高昂。

    唯有张亮知道孟天正不止在为九天十地挽回士气,同时也在进一步的弥补自身。

    当时他默默地在战场角落看着,天道神眼洞悉一切,孟天正手中大弓吞噬了无尽的气血,甚至有本源融入那张大弓。

    冥冥之间张亮看到那张大弓内同样有一尊青年的身影,霸气无边,无量气血孕育在其躯体之中,同样是一尊至尊领域的无敌存在,面容完全和孟天正相同,拥有同样的无敌气韵。

    张亮知道,孟天正进行终极一跃的时间不会太久,经过短暂的积蓄之后,他绝对会进行最为可怕的蜕变,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无论成败都会留下永恒的传说。

    他没有选择继续在帝关停留,决定去边关之外的地方探寻。

    异域不会给他公平对决的机会,他已经成长到了至尊这一层次,再进行蜕变的话就要成为长生者,这已经触及到了异域的底线。

    战场之上虽然曾经出现过无敌的帝族,叫嚣着要挑战他,但在天道神眼之下,他能够看到隐藏在那位帝族至尊背后的无敌高手。

    有处在人道领域巅峰的无敌强者拿着从九天十地中掠夺而去的仙器乾坤袋隐藏在虚空之中,随时都准备发出雷霆一击。

    而今的战场唯有真正的站在大帝那一领域才能够真正的纵横,必须等到这段风波过去才能够再次的在这片战场纵横。

    他选择了远行,没有返回帝关,而是朝边关之外走去,两界交错之地不止有这片金的大漠,还有神药山脉,传说中有长生药。

    天兽森林之中更是有两位仙王的躯体,有着仙古时期大战留下来的种种遗迹,他要去其中探寻一番。

    他快速的穿越战场,行字秘天下无双,融合了鲲鹏的极速之后更是隐隐有了一种蜕变。

    转眼遁入了一方绵延的山脉中,一座又一座大岳连绵,古木参天,不时传出猛兽的咆哮声,显现出这片山脉的不平静。

    这里是神药山脉,有传说中的长生药在这里面行走,是真正的仙根。

    即便是张亮处在至尊领域,在这片山脉之中行走仍然有敌手,这片山脉之中因为弱小的生灵都处在虚道境界。

    虚道、斩我、遁一,这是九天十地之中最后的三个修行境界,至尊也包含在遁一领域,而在九天十地之中,尤其是张亮所来的三千道州,达到虚道领域就可以称得上是教主级别的人物,而在这座山脉之中只是普通的生灵,可以想象神药山脉的神秘和强大。

    长生药的传说一直都在流传,亘古以来神药山脉之中的长生药都没有被人采摘,可以想象这座山脉之中有多么的危险。

    张亮进入这片神药山脉不久居然被一头凶禽盯上,那是一头至尊领域的凶禽,强大到了极点,无尽的气血滔天,看出了他体内隐藏着无尽的气血,却正面和他碰撞,要将他捕猎,作为食物。

    他和那头凶禽在这片山脉中搏杀,连绵的大岳被崩碎,这头凶禽无比强大,和他交手上百个回合才被他斩杀。

    须知他斩杀异域拥有不朽者血脉的王者至尊都不需要那般的搏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孟天正一点也不觉得吞噬他人的本源化为己用是多么恶毒的方法,边关之外有着无数虎视眈眈的异族,吞食他们的本源用来进化,他一点也不会觉得愧疚。

    “只是可惜这门心法的修行条件太过于苛刻,没有达到以身为种的层次根本无法修行,这完全是一种开发躯体潜能的无上天功。”

    张亮心中吐槽,却没有说出。

    “吞天食地,化天地日月所有物质的能量为神能,甚至能够将敌手的能量都化为自身更进一步的台阶,只要相应的境界达到,这就是一门最为顶尖的天功。

    张小友天赋潜能当真不可思议,居然能够在这种层次就创出这般无上的神通,他日成为长生者,甚至更进一步也不会是奢望。”

    定位世界的说法更是虚妄,以你的能力绝对能够定位无数的世界,不需要所谓的因果作为桥梁。

    我个人更觉得你是故意让我和不同的世界结下因果,达到我这样的层次,那些因果必然要有个了结,这就成为了我催促你去往下一个世界,而不是你逼迫我前往一个又一个世界。”

    张亮目光仍然平静,实际上他的心头分外的欣喜,小树的意思他已经领会,世界的因果被小树斩断,这表明即使他将遮天世界的法在这方世界传播仍然不会引起天地意志的反击,当然还是有着种种的限制,他要是敢这么乱来的话,绝对会引起可怕的变故。

    孟天正的话语满是惋惜。

    “要是真正的见到开创这门功法的人物,你恐怕也成为仙王了,哪里会是这般。”

    张亮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把吞天魔功的心法说出来,他的心中隐隐有些忧虑。

    若是他现在就将吞天魔功传下,未来的狠人大帝又会走出什么样的道路?他不得而知,也不敢轻易的去尝试。

    甚至于这方世界最为顶尖的仙王巨头在游历时空长河时也不会发现他曾经在遮天世界游荡,发现他来自于未来。

    这反倒是意外之喜了。

    同时我也需要借助这些复杂的因果定位世界,世界的意志不会记住你,但世界中的人却会记住你。”

    “你说的这么绕,为什么我觉得有问题?世界的因果你都能斩断,我和他人的因果你为何斩不断?

    “吞天魔功?那是什么样的功法?是一门独特的天功吗?”

    孟天正有些疑惑,他已经是这片天地间的顶尖强者,种种顶尖的法门他都有所耳闻,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吞天魔功。

    “实际上我只是得到过一些残篇,只保留下了其中的精髓,被我演化为一式神通吞天食地。”

    “什么意思?小树你现在已经有这般强大的力量,可以直接影响到这般顶尖世界的世界意识吗?”

    张亮有些不信,若是小树真的有这般威能,小树开辟的那方世界早就晋升为大千世界了,何必卡在最后一刻?

    “实际上是你我共同的努力,我天生就能蒙蔽天地,斩断种种因果,当然这种因果是你和天地之间的因果,你和其他人的因果我无法完全斩断,因为和你的本源有所挂钩。

阅读活在诸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女总裁之最强狂少这个主播可以吃玄幻之音乐成神深林人不知逆剑武神全职刺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